经典案例一:松岚律师代理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一案胜诉

案情简介:保险公司系上海某新能源有限公司(后简称“能源公司)的保险人,能源公司就其库存财产向保险公司处投保了财产一切险。后保险期间内,电力公司因施工将能源公司的电缆挖段,造成能源公司停电,设备短路,原材料受损等损失,直接经济损失60余万元。保险公司经理算赔付能源公司40万元损失。后保险公司向法院提起对电力公司代位求偿之诉。法院审理后,采纳保险公司律师意见,认为电力公司在事故中未采取任何措施,特别对机器设备未采取任何断电保护措施,对损失扩大存在过错。故法院判决支持保险公司诉请34万元,本案以保险公司胜诉告终。

经典案例二:松岚律师代理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胜诉

案情简介:财产综合险附加盗窃险,我所律师受托代理,诉前定责为事故不属于盗窃,公安立案错误。原告诉请三百多万,一审长宁法院民二庭判决赔付一百多万元,二审一中院裁定撤销原判、准予原告撤回全部诉请,原告书面承诺不再起诉。

经典案例三:松岚律师代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诉潘某某追偿纠纷一案胜诉。

案情简介:因交通事故引发的追偿纠纷,本案被告为被保险人,因醉酒驾驶导致案外人受伤。所涉交通事故纠纷经二审判决,以醉酒驾驶不免除人身损害赔偿赔偿费用为由,要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予以赔付。我所曾静律师在接手进行追偿时,结合司法实践中最高法院未出台关于保险人行使追偿权的具体情形,律师积极促成与被告达成调解,追回保险公司的财产损失。

 

经典案例四:松岚律师代理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广州市某货运部财产损失合同纠纷一案胜诉。

案情简介:国内货物运输险,货物部主张保险货物索赔,我所律师反复审核,认定原告并非所涉保险合同关系的被保险人,不具有财产损失保险利益。普陀法院以原告没有可主张保险金的法律依据为由,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请。

 

经典案例五:松岚律师因公众责任险而受某保险公司指派直接代理某公司参加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一案胜诉。

案情简介:原告在被告包房进行唱歌时,摔倒致十级伤残,诉请被告赔偿其全部损失。我所律师以所在包房为私密空间为由,被告员工未经允许不得进入包房,认定被告方无过错。闸北区法院认为原告未能证明被告方的过错,且被告已尽安全保障义务,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保险公司免责。

 

经典案例六:松岚律师代理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陈某某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胜诉。

案情简介:团体意外伤害保险,原告诉请残疾保险金16万,鉴定费2300元,我所律师提出,依据保险合同约定保险公司三度烧伤才负有赔偿义务,经律师调查原告达不到三度烧伤;一、二审法院均支持我所律师的意见,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请。

 

经典案例:松岚律师代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诉张某某追偿纠纷一案胜诉。

案情简介:因交通事故引发的追偿纠纷,我所律师经审核材料发现,因被告所雇驾驶员驾驶不符合准驾车型的汽车,属于无证驾驶行为。保险公司在履行赔偿义务后,可进行追偿权。我所律师积极展开沟通,最终与被告达成调解,帮助保险公司减少损失。

 

经典案例八:松岚律师代理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上海某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胜诉。

案情简介:国内货物运输险,原告提供保险单与发票,证明其支付保费,因被告注销保单,要求被告返还保费。经我所律师核实相关材料后,认为原告将该笔费用交付其保险代理人,未能证明其向被告履行支付保费的义务。长宁法院认同我所律师意见,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经典案例九:松岚律师代理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张某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一案胜诉。

案情简介:原告投保意外险,因不慎滑倒致心肌梗塞,诉请被告在保险责任内理赔意外医疗费。我所律师认定原告所受疾病并非意外伤害所致,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一审法院认定原告所出意外属于保险合同约定范围,判决被告承担80%的责任。律师认为法院一审法院有误,积极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同意律师观点,认为心肌梗塞属于疾病,与原告摔倒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并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